陈竺院士和合作者张亭栋教授共同荣获第六届唐氏中医药发展奖
发布日期:2015-12-22 浏览次数:282

在12月22日举行的中国中医科学院成立60周年纪念大会上,第六届中国中医科学院唐氏中医药发展奖揭晓。由于在砷制剂治疗白血病的临床和基础研究中的杰出贡献,上海血液学研究所陈竺院士和哈尔滨医科大学张亭栋教授共同荣获第六届唐氏中医药发展奖中的中药研究奖。
 
继上世纪80年代,我所王振义院士领衔的血液学研究团队从祖国医学中的“改邪归正”的理念出发,发现全反式维甲酸能够诱导急性早幼粒白血病患者临床完全缓解,使癌症的诱导分化治疗成为现实以后,陈竺和陈赛娟院士等了解到哈尔滨医科大学张亭栋教授等利用以砷剂为主要成分的癌灵一号结合中医辨证施治治疗同一类型白血病患者且取得一定效果的信息后,与张亭栋教授等同道开展了精诚合作,研究砷剂治疗此型白血病的作用原理和临床效果。陈竺等在全面、系统地研究静脉注射砷剂的药代动力学和毒理学的基础上,利用砷剂治疗对维甲酸耐药的患者取得良好疗效。同时,在世界上首先阐明三氧化二砷治疗白血病的细胞和分子机理。然而,他们发现单独使用砷剂长期治疗后,部分患者也会出现耐药性。2000年以来,陈赛娟、陈竺等通过持续深入的多中心、前瞻性、规范的大组临床研究,发现维甲酸和砷剂合用的方案可使90%以上的急性早幼粒白血病获得治愈,证明了此方案的长期安全性,并明确了两种药物通过不同机制靶向作用于该型白血病的致癌蛋白PML-RARα。这些成果使急性早幼粒白血病成为国际上癌症协同靶向治疗的成功范例,给白血病患者带来了生的希望。这个被称为治疗急性早幼粒白血病 的“上海方案”被国际上广泛应用。
 
附: 陈竺院士在唐氏中医药发展奖颁奖典礼上的答谢词
尊敬的王国强副主任、张伯礼院长、
唐氏中医药发展奖评审委员会各位专家、
 
各位来宾、各位同道:
  由于公务原因,我无法亲自到会,故请我的同仁、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上海血液学研究所陈国强教授代为宣读我的答谢词,请各位谅解。
 
  首先,请允许我向评奖委员会的各位专家表示衷心感谢,感谢你们授予我第六届唐氏中医药发展奖这一重要学术荣誉,我感到十分荣幸。同时,我也想向唐仲英基金会表示由衷的敬意,因为基金会一直对祖国中医药事业的发展给予宝贵支持。借此机会,我还特别要对中国中医科学院建院60周年表示热烈祝贺,过去的60年是中医科学院注重传承、勇于创新、不断改革、不断发展的60年。令人无比欣慰且振奋的是,恰在建院一甲子之际,屠呦呦研究员荣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这是里程碑式的60华诞最好贺礼,也是对中国科学家在艰苦环境下努力奋斗并通过中西医融合取得突破的充分肯定和鼓励,更是未来中国学术界厚积薄发的先声。
 
  和青蒿素的故事一样,我们的工作也是通过东西方医学的融合汇聚,经过4代人30多年的不懈努力,才最终走出一条新路来的。在上世纪80年代,原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的血液学研究团队就从祖国医学中的“改邪归正”的理念出发,发现全反式维甲酸能够诱导急性早幼粒白血病患者临床完全缓解,使癌症的诱导分化治疗成为现实。但大多数患者获得完全缓解后复发并产生耐药性,联合应用化疗后长期生存率可达50%。进入90年代,当我们了解到哈尔滨医科大学张亭栋先生等医学同仁利用以砷剂为主要成分的癌灵一号结合中医辨证施治治疗同一类型白血病患者且取得一定效果的信息后非常高兴,就此与张先生等同道开展了精诚合作,研究砷剂治疗此型白血病的作用原理和临床效果。我们在全面研究静脉注射砷剂的药代动力学和毒理学的基础上,利用砷剂治疗对维甲酸耐药的患者取得良好疗效。同时,在世界上首次阐明三氧化二砷治疗白血病的细胞和分子机理。然而我们发现单独使用砷剂长期治疗后,部分患者也会出现耐药性。2000年以来,我们通过持续深入的大组研究,发现维甲酸和砷剂合用的方案可使90%的急性早幼粒白血病获得治愈,证明了此方案的长期安全性,并明确了两种药物通过不同机制靶向作用于该型白血病的致癌蛋白PML-RARα。我们也有幸应用系统生物学手段对复方黄黛片“君、臣、佐、使”组方治疗急性早 幼粒白血病的机理进行了整体解析,促进了以硫化砷为主要成分的该口服复方药物在国内外的推广。这些成果使急性早幼粒白血病成为国际上癌症协同靶向治疗的成 功范例,给白血病患者带来了生的希望。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几十年的科研历程使我深刻体会到,做好传统医学的传承和创新对于现代医学科学,尤其是转化医学、精准医学和系统医 学的发展将发挥巨大作用;而引入现代医学科学的研究方法,也将使传统医学成果焕发新的青春,并有助于其走向世界。由于传统医学资源的丰富,中国科学家具有 得天独厚的优势,但唯有通过中西医学的汇聚,才能使这种优势更快更好地转化为科研成果和患者福祉。我和上海血液学研究所的同道们愿继续为此尽一份绵薄之 力,同时我也希望更多的传统医学专家和生命科学专家共同携手,为中西医学的汇聚创新做出新的更大贡献。屠呦呦老师在这方面已经为我们做出了榜样,我相信通 过更多同道的努力,中国医学科学一定会绽放出更加绚烂的光彩,为推动健康中国建设,也为全人类的健康福祉发挥应有的重要作用。
 
  最后,我还想表达自己的一个愿望,即把此次授予我个人的奖金全部捐献给中国的人道事业。因为我相信仁心仁术、大医精诚的医学理念和人道、博爱、奉献的红十字人道主义精神是相通统一的。
谢谢大家!
  陈 竺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